u赢官网-人间丨疫情冲击下广东一家连锁餐饮企业再生记:中央厨房变身食品加工厂凭预制菜化危为机……
人间丨疫情冲击下广东一家连锁餐饮企业再生记:中央厨房变身食品加工厂凭预制菜化危为机……
商品详情

  樱桃,黄金刚,广东顺德人,现为佛山市顺德区乔拜恩食品公司创始人,此前在珠三角曾开有近三十家连锁餐饮门店。

  “不管预制菜是不是风口,接下来我们找合作伙伴都不会找一心想着赚快钱的人。”

  1月20日,腊月二十,广东顺德,富安工业区,晚上7点多,刚刚从五星级酒店送产品回来的樱桃(化名)一落座,接上我们正在聊的话题,幽幽说道。

  两年前的腊月二十,樱桃和弟弟黄金刚是二十几家餐厅的老板,两年后的同一天,两人在关停十几家店面后,正商量着预制菜的渠道铺陈。

  “疫情对餐饮业的打击是巨大的。”今年44岁的黄金刚身材高大,发丝间有着屡屡银白,“万幸的是,我们被疫情逼着转了型,在预制菜这个新赛道上闯出了新方向”。

  时至今日,樱桃清楚记得两年前的那个春节,疫情突然降临,让二十几家门店的菜品全都堆在了冷库里。

  “餐厅一直不能营业,从大年初三盼到大年初八,再盼到正月十五,越等越恐惧,现在我都还记得那个时候,吃饭都没味道了。”樱桃回忆。

  黄金刚也对这一时刻记忆犹新,那个新年不同往日,大街上没人,餐厅里没人,自家十几个冷库里囤着的菜品,在没有盼头的等待中,慢慢烂掉。

  “我们前后一共关了十多家餐饮门店,搭了几千万进去,但抵不住持续地亏损,再后来,为了能给员工发工资我不得不卖房。”黄金刚说,卖了一套不行,就再卖一套。

  事情的拐点出现在疫情暴发近半年后,原本给二十多家餐饮门店提供菜品的中央厨房,在黄金刚的改革下,扩大规模,变成一万多平米房米的食品加工厂,预制菜品牌也在此刻应运而生。

  为什么要做食品加工厂?黄金刚反问,还能怎么办?

  原本已经具备食品加工能力的中央厨房,最省钱也是最可行的改变方式,就是食品加工厂。

  樱桃也说,疫情前公司想过转型,所以办了食品流通的相关手续,但谁也没想到这个转型一点过渡期都没有,在疫情的裹挟下,公司从餐饮行业硬生生调转了赛道,跑进预制菜的细分领域里来。

  对黄金刚他们来说,做预制菜不难,难的是销路,巧的是,他们在转型后找到了一位贵人——香港星级主厨何世鸿。

  这个在西点界赫赫有名的大厨加盟公司后,陆续研发出葡挞、布丁、蛋糕、牛角包等预制菜,并将这些菜品利用自身流量,卖到香港、澳门等多处地方,何师傅曾经的同事、学徒、生意伙伴以及“粉丝”,有不少成为黄金刚公司预制菜新品牌的第一波客户,就这样,黄金刚的生意先在香港、澳门打开了市场,随后凭借产品和口碑也将市场拓展到国外。

  接受海报新闻记者采访时,黄金刚从冰柜里拿出冷冻状态下的葡挞和牛角包,拆开包装,无需解冻,直接放入烤箱,“如果在家做,直接放空气炸锅里也可以,口感没有区别。”

  与以往蛋液和挞皮分开包装的半成品葡挞不同,黄金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,是完整的葡挞,挞皮半包裹着蛋液,就像是一个做好的葡挞被快速冷冻了。

  “这样对制作有技术要求,但我们能做到加热起来更简单,口感不受影响。”黄金刚说。

  经过几十分钟的复烤,再端上来的牛角包和葡挞,外观上色泽金黄,外皮酥脆,葡挞的蛋液软滑香甜。“这太厉害了,难以想象,这跟澳门的葡挞也没有区别。”参与品尝的食客王先生感慨,无论是牛角包还是葡挞,口感不输任何一家现做的面包店。

  “你在澳门吃的葡挞,说不定也是我们家的。”黄金刚笑称,目前公司的货品的确有不少发往澳门。

  虽然食品加工厂和餐饮门店的经营思路天差地别,但核心又殊途同归。黄金刚将这其中的奥秘总结出四个环节,即好原料、好工艺、好设计、好渠道,“每一环都很重要”。

  这四个必要条件里,被他排在首位的,还是原料,或许是与28年的餐饮从业经验有关,或许是与顺德人这一美食之都的身份有关,黄金刚对预制菜的原材料选择非常苛刻,“我们绝不在原材料上省钱”。

  冻在冰箱里的猪肚鸡在灶台上加热至沸腾就可以享用。

  他坚信食客是吃得出好坏来的,于是红枣糕选用新疆红枣、西点黄油用了进口品牌、水煮鱼选自中山乌鱼、叉烧包用新鲜猪肉……

  这种对原材料的坚持,甚至演变成为企业的文化,同为公司创始人的樱桃也称,食物是有生命的,必须对此怀有敬畏之心,经过了无数道工艺而成形的食物,吃的人能感受到这份用心。

  “没错,我们家产品的复购率将近9成,有很多订单都是他们吃完我们的产品后,按照包装上的地址自己找过来的。”黄金刚说,这也是他们对自己产品的自信来源。

  “我们当初从500个产品里,精挑细选出100个做成预制菜。”黄金刚补充,那些烹饪过程相对复杂的、再加工后口感不受影响的菜品,成为他们的首选。

  从2020年的危机中实现转型后,2021年以来,黄金刚的食品加工厂几乎每个月都有利润增长,而与这一增长态势相同的,还有消费领域和资本领域对预制菜的青睐。

  据天猫数据显示,2021年“双11”期间,包括半成品菜、速食菜在内的预制菜销售火爆,成交额同比增长约2倍。自农历腊八以来,京东上“年夜饭”的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倍,预制菜成交额同比增长160%,其中1-2人小包装半成品菜成交额同比增长了3.5倍。

  与此同时,中商产业研究院推出的《2021中国预制菜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资研究报告》,更是将预制菜预测为今后又一个“万亿级”市场。报告认为,我国目前预制菜市场存量约为3000亿元。如果按照每年20%的复合增长速度估算,未来6-7年全国预制菜市场可以成长为万亿元规模的市场。长期来看,中国预制菜行业规模有望实现3万亿元以上。

  面对这样的风口,黄金刚颇为冷静,樱桃也十分谨慎。“如果选择未来的合作伙伴,我不会跟一心想着赚快钱的人合作。”樱桃说,事业发展过程中,选对人是非常重要的,她认为做事认真、对未来怀有梦想、想要一起干大事的人才是她理想中的合作伙伴。“一心想着赚钱,是赚不到钱的。”

  如今,与2020年那个艰难的春节相比,两年过去,冷库还是同样的冷库,但两年前那满满当当无处销售的菜品,如今只剩下没来得及加工的原材料。“年底太忙,哪怕有工人两班倒,16小时开着生产线,有些大单都没法接,很多预制菜也没货了。”黄金刚说。

  门口,预制菜已装满了一车,番禺的客户正在等着他……

  樱桃,黄金刚,广东顺德人,现为佛山市顺德区乔拜恩食品公司创始人,此前在珠三角曾开有近三十家连锁餐饮门店。

  “不管预制菜是不是风口,接下来我们找合作伙伴都不会找一心想着赚快钱的人。”

  1月20日,腊月二十,广东顺德,富安工业区,晚上7点多,刚刚从五星级酒店送产品回来的樱桃(化名)一落座,接上我们正在聊的话题,幽幽说道。

  两年前的腊月二十,樱桃和弟弟黄金刚是二十几家餐厅的老板,两年后的同一天,两人在关停十几家店面后,正商量着预制菜的渠道铺陈。

  “疫情对餐饮业的打击是巨大的。”今年44岁的黄金刚身材高大,发丝间有着屡屡银白,“万幸的是,我们被疫情逼着转了型,在预制菜这个新赛道上闯出了新方向”。

  时至今日,樱桃清楚记得两年前的那个春节,疫情突然降临,让二十几家门店的菜品全都堆在了冷库里。

  “餐厅一直不能营业,从大年初三盼到大年初八,再盼到正月十五,越等越恐惧,现在我都还记得那个时候,吃饭都没味道了。”樱桃回忆。

  黄金刚也对这一时刻记忆犹新,那个新年不同往日,大街上没人,餐厅里没人,自家十几个冷库里囤着的菜品,在没有盼头的等待中,慢慢烂掉。

  “我们前后一共关了十多家餐饮门店,搭了几千万进去,但抵不住持续地亏损,再后来,为了能给员工发工资我不得不卖房。”黄金刚说,卖了一套不行,就再卖一套。

  事情的拐点出现在疫情暴发近半年后,原本给二十多家餐饮门店提供菜品的中央厨房,在黄金刚的改革下,扩大规模,变成一万多平米房米的食品加工厂,预制菜品牌也在此刻应运而生。

  为什么要做食品加工厂?黄金刚反问,还能怎么办?

  原本已经具备食品加工能力的中央厨房,最省钱也是最可行的改变方式,就是食品加工厂。

  樱桃也说,疫情前公司想过转型,所以办了食品流通的相关手续,但谁也没想到这个转型一点过渡期都没有,在疫情的裹挟下,公司从餐饮行业硬生生调转了赛道,跑进预制菜的细分领域里来。

  对黄金刚他们来说,做预制菜不难,难的是销路,巧的是,他们在转型后找到了一位贵人——香港星级主厨何世鸿。

  这个在西点界赫赫有名的大厨加盟公司后,陆续研发出葡挞、布丁、蛋糕、牛角包等预制菜,并将这些菜品利用自身流量,卖到香港、澳门等多处地方,何师傅曾经的同事、学徒、生意伙伴以及“粉丝”,有不少成为黄金刚公司预制菜新品牌的第一波客户,就这样,黄金刚的生意先在香港、澳门打开了市场,随后凭借产品和口碑也将市场拓展到国外。

  接受海报新闻记者采访时,黄金刚从冰柜里拿出冷冻状态下的葡挞和牛角包,拆开包装,无需解冻,直接放入烤箱,“如果在家做,直接放空气炸锅里也可以,口感没有区别。”

  与以往蛋液和挞皮分开包装的半成品葡挞不同,黄金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,是完整的葡挞,挞皮半包裹着蛋液,就像是一个做好的葡挞被快速冷冻了。

  “这样对制作有技术要求,但我们能做到加热起来更简单,口感不受影响。”黄金刚说。

  经过几十分钟的复烤,再端上来的牛角包和葡挞,外观上色泽金黄,外皮酥脆,葡挞的蛋液软滑香甜。“这太厉害了,难以想象,这跟澳门的葡挞也没有区别。”参与品尝的食客王先生感慨,无论是牛角包还是葡挞,口感不输任何一家现做的面包店。

  “你在澳门吃的葡挞,说不定也是我们家的。”黄金刚笑称,目前公司的货品的确有不少发往澳门。

  虽然食品加工厂和餐饮门店的经营思路天差地别,但核心又殊途同归。黄金刚将这其中的奥秘总结出四个环节,即好原料、好工艺、好设计、好渠道,“每一环都很重要”。

  这四个必要条件里,被他排在首位的,还是原料,或许是与28年的餐饮从业经验有关,或许是与顺德人这一美食之都的身份有关,黄金刚对预制菜的原材料选择非常苛刻,“我们绝不在原材料上省钱”。

  冻在冰箱里的猪肚鸡在灶台上加热至沸腾就可以享用。

  他坚信食客是吃得出好坏来的,于是红枣糕选用新疆红枣、西点黄油用了进口品牌、水煮鱼选自中山乌鱼、叉烧包用新鲜猪肉……

  这种对原材料的坚持,甚至演变成为企业的文化,同为公司创始人的樱桃也称,食物是有生命的,必须对此怀有敬畏之心,经过了无数道工艺而成形的食物,吃的人能感受到这份用心。

  “没错,我们家产品的复购率将近9成,有很多订单都是他们吃完我们的产品后,按照包装上的地址自己找过来的。”黄金刚说,这也是他们对自己产品的自信来源。

  “我们当初从500个产品里,精挑细选出100个做成预制菜。”黄金刚补充,那些烹饪过程相对复杂的、再加工后口感不受影响的菜品,成为他们的首选。

  从2020年的危机中实现转型后,2021年以来,黄金刚的食品加工厂几乎每个月都有利润增长,而与这一增长态势相同的,还有消费领域和资本领域对预制菜的青睐。

  据天猫数据显示,2021年“双11”期间,包括半成品菜、速食菜在内的预制菜销售火爆,成交额同比增长约2倍。自农历腊八以来,京东上“年夜饭”的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倍,预制菜成交额同比增长160%,其中1-2人小包装半成品菜成交额同比增长了3.5倍。

  与此同时,中商产业研究院推出的《2021中国预制菜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资研究报告》,更是将预制菜预测为今后又一个“万亿级”市场。报告认为,我国目前预制菜市场存量约为3000亿元。如果按照每年20%的复合增长速度估算,未来6-7年全国预制菜市场可以成长为万亿元规模的市场。长期来看,中国预制菜行业规模有望实现3万亿元以上。

  面对这样的风口,黄金刚颇为冷静,樱桃也十分谨慎。“如果选择未来的合作伙伴,我不会跟一心想着赚快钱的人合作。”樱桃说,事业发展过程中,选对人是非常重要的,她认为做事认真、对未来怀有梦想、想要一起干大事的人才是她理想中的合作伙伴。“一心想着赚钱,是赚不到钱的。”

  如今,与2020年那个艰难的春节相比,两年过去,冷库还是同样的冷库,但两年前那满满当当无处销售的菜品,如今只剩下没来得及加工的原材料。“年底太忙,哪怕有工人两班倒,16小时开着生产线,有些大单都没法接,很多预制菜也没货了。”黄金刚说。

  门口,预制菜已装满了一车,番禺的客户正在等着他……

  樱桃,黄金刚,广东顺德人,现为佛山市顺德区乔拜恩食品公司创始人,此前在珠三角曾开有近三十家连锁餐饮门店。

  “不管预制菜是不是风口,接下来我们找合作伙伴都不会找一心想着赚快钱的人。”

  1月20日,腊月二十,广东顺德,富安工业区,晚上7点多,刚刚从五星级酒店送产品回来的樱桃(化名)一落座,接上我们正在聊的话题,幽幽说道。

  两年前的腊月二十,樱桃和弟弟黄金刚是二十几家餐厅的老板,两年后的同一天,两人在关停十几家店面后,正商量着预制菜的渠道铺陈。

  “疫情对餐饮业的打击是巨大的。”今年44岁的黄金刚身材高大,发丝间有着屡屡银白,“万幸的是,我们被疫情逼着转了型,在预制菜这个新赛道上闯出了新方向”。

  时至今日,樱桃清楚记得两年前的那个春节,疫情突然降临,让二十几家门店的菜品全都堆在了冷库里。

  “餐厅一直不能营业,从大年初三盼到大年初八,再盼到正月十五,越等越恐惧,现在我都还记得那个时候,吃饭都没味道了。”樱桃回忆。

  黄金刚也对这一时刻记忆犹新,那个新年不同往日,大街上没人,餐厅里没人,自家十几个冷库里囤着的菜品,在没有盼头的等待中,慢慢烂掉。

  “我们前后一共关了十多家餐饮门店,搭了几千万进去,但抵不住持续地亏损,再后来,为了能给员工发工资我不得不卖房。”黄金刚说,卖了一套不行,就再卖一套。

  事情的拐点出现在疫情暴发近半年后,原本给二十多家餐饮门店提供菜品的中央厨房,在黄金刚的改革下,扩大规模,变成一万多平米房米的食品加工厂,预制菜品牌也在此刻应运而生。

  为什么要做食品加工厂?黄金刚反问,还能怎么办?

  原本已经具备食品加工能力的中央厨房,最省钱也是最可行的改变方式,就是食品加工厂。

  樱桃也说,疫情前公司想过转型,所以办了食品流通的相关手续,但谁也没想到这个转型一点过渡期都没有,在疫情的裹挟下,公司从餐饮行业硬生生调转了赛道,跑进预制菜的细分领域里来。

  对黄金刚他们来说,做预制菜不难,难的是销路,巧的是,他们在转型后找到了一位贵人——香港星级主厨何世鸿。

  这个在西点界赫赫有名的大厨加盟公司后,陆续研发出葡挞、布丁、蛋糕、牛角包等预制菜,并将这些菜品利用自身流量,卖到香港、澳门等多处地方,何师傅曾经的同事、学徒、生意伙伴以及“粉丝”,有不少成为黄金刚公司预制菜新品牌的第一波客户,就这样,黄金刚的生意先在香港、澳门打开了市场,随后凭借产品和口碑也将市场拓展到国外。

  接受海报新闻记者采访时,黄金刚从冰柜里拿出冷冻状态下的葡挞和牛角包,拆开包装,无需解冻,直接放入烤箱,“如果在家做,直接放空气炸锅里也可以,口感没有区别。”

  与以往蛋液和挞皮分开包装的半成品葡挞不同,黄金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,是完整的葡挞,挞皮半包裹着蛋液,就像是一个做好的葡挞被快速冷冻了。

  “这样对制作有技术要求,但我们能做到加热起来更简单,口感不受影响。”黄金刚说。

  经过几十分钟的复烤,再端上来的牛角包和葡挞,外观上色泽金黄,外皮酥脆,葡挞的蛋液软滑香甜。“这太厉害了,难以想象,这跟澳门的葡挞也没有区别。”参与品尝的食客王先生感慨,无论是牛角包还是葡挞,口感不输任何一家现做的面包店。

  “你在澳门吃的葡挞,说不定也是我们家的。”黄金刚笑称,目前公司的货品的确有不少发往澳门。

  虽然食品加工厂和餐饮门店的经营思路天差地别,但核心又殊途同归。黄金刚将这其中的奥秘总结出四个环节,即好原料、好工艺、好设计、好渠道,“每一环都很重要”。

  这四个必要条件里,被他排在首位的,还是原料,或许是与28年的餐饮从业经验有关,或许是与顺德人这一美食之都的身份有关,黄金刚对预制菜的原材料选择非常苛刻,“我们绝不在原材料上省钱”。

  冻在冰箱里的猪肚鸡在灶台上加热至沸腾就可以享用。

  他坚信食客是吃得出好坏来的,于是红枣糕选用新疆红枣、西点黄油用了进口品牌、水煮鱼选自中山乌鱼、叉烧包用新鲜猪肉……

  这种对原材料的坚持,甚至演变成为企业的文化,同为公司创始人的樱桃也称,食物是有生命的,必须对此怀有敬畏之心,经过了无数道工艺而成形的食物,吃的人能感受到这份用心。

  “没错,我们家产品的复购率将近9成,有很多订单都是他们吃完我们的产品后,按照包装上的地址自己找过来的。”黄金刚说,这也是他们对自己产品的自信来源。

  “我们当初从500个产品里,精挑细选出100个做成预制菜。”黄金刚补充,那些烹饪过程相对复杂的、再加工后口感不受影响的菜品,成为他们的首选。

  从2020年的危机中实现转型后,2021年以来,黄金刚的食品加工厂几乎每个月都有利润增长,而与这一增长态势相同的,还有消费领域和资本领域对预制菜的青睐。

  据天猫数据显示,2021年“双11”期间,包括半成品菜、速食菜在内的预制菜销售火爆,成交额同比增长约2倍。自农历腊八以来,京东上“年夜饭”的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倍,预制菜成交额同比增长160%,其中1-2人小包装半成品菜成交额同比增长了3.5倍。

  与此同时,中商产业研究院推出的《2021中国预制菜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资研究报告》,更是将预制菜预测为今后又一个“万亿级”市场。报告认为,我国目前预制菜市场存量约为3000亿元。如果按照每年20%的复合增长速度估算,未来6-7年全国预制菜市场可以成长为万亿元规模的市场。长期来看,中国预制菜行业规模有望实现3万亿元以上。

  面对这样的风口,黄金刚颇为冷静,樱桃也十分谨慎。“如果选择未来的合作伙伴,我不会跟一心想着赚快钱的人合作。”樱桃说,事业发展过程中,选对人是非常重要的,她认为做事认真、对未来怀有梦想、想要一起干大事的人才是她理想中的合作伙伴。“一心想着赚钱,是赚不到钱的。”

  如今,与2020年那个艰难的春节相比,两年过去,冷库还是同样的冷库,但两年前那满满当当无处销售的菜品,如今只剩下没来得及加工的原材料。“年底太忙,哪怕有工人两班倒,16小时开着生产线,有些大单都没法接,很多预制菜也没货了。”黄金刚说。

  门口,预制菜已装满了一车,番禺的客户正在等着他……

  樱桃,黄金刚,广东顺德人,现为佛山市顺德区乔拜恩食品公司创始人,此前在珠三角曾开有近三十家连锁餐饮门店。

  “不管预制菜是不是风口,接下来我们找合作伙伴都不会找一心想着赚快钱的人。”

  1月20日,腊月二十,广东顺德,富安工业区,晚上7点多,刚刚从五星级酒店送产品回来的樱桃(化名)一落座,接上我们正在聊的话题,幽幽说道。

  两年前的腊月二十,樱桃和弟弟黄金刚是二十几家餐厅的老板,两年后的同一天,两人在关停十几家店面后,正商量着预制菜的渠道铺陈。

  “疫情对餐饮业的打击是巨大的。”今年44岁的黄金刚身材高大,发丝间有着屡屡银白,“万幸的是,我们被疫情逼着转了型,在预制菜这个新赛道上闯出了新方向”。

  时至今日,樱桃清楚记得两年前的那个春节,疫情突然降临,让二十几家门店的菜品全都堆在了冷库里。

  “餐厅一直不能营业,从大年初三盼到大年初八,再盼到正月十五,越等越恐惧,现在我都还记得那个时候,吃饭都没味道了。”樱桃回忆。

  黄金刚也对这一时刻记忆犹新,那个新年不同往日,大街上没人,餐厅里没人,自家十几个冷库里囤着的菜品,在没有盼头的等待中,慢慢烂掉。

  “我们前后一共关了十多家餐饮门店,搭了几千万进去,但抵不住持续地亏损,再后来,为了能给员工发工资我不得不卖房。”黄金刚说,卖了一套不行,就再卖一套。

  事情的拐点出现在疫情暴发近半年后,原本给二十多家餐饮门店提供菜品的中央厨房,在黄金刚的改革下,扩大规模,变成一万多平米房米的食品加工厂,预制菜品牌也在此刻应运而生。

  为什么要做食品加工厂?黄金刚反问,还能怎么办?

  原本已经具备食品加工能力的中央厨房,最省钱也是最可行的改变方式,就是食品加工厂。

  樱桃也说,疫情前公司想过转型,所以办了食品流通的相关手续,但谁也没想到这个转型一点过渡期都没有,在疫情的裹挟下,公司从餐饮行业硬生生调转了赛道,跑进预制菜的细分领域里来。

  对黄金刚他们来说,做预制菜不难,难的是销路,巧的是,他们在转型后找到了一位贵人——香港星级主厨何世鸿。

  这个在西点界赫赫有名的大厨加盟公司后,陆续研发出葡挞、布丁、蛋糕、牛角包等预制菜,并将这些菜品利用自身流量,卖到香港、澳门等多处地方,何师傅曾经的同事、学徒、生意伙伴以及“粉丝”,有不少成为黄金刚公司预制菜新品牌的第一波客户,就这样,黄金刚的生意先在香港、澳门打开了市场,随后凭借产品和口碑也将市场拓展到国外。

  接受海报新闻记者采访时,黄金刚从冰柜里拿出冷冻状态下的葡挞和牛角包,拆开包装,无需解冻,直接放入烤箱,“如果在家做,直接放空气炸锅里也可以,口感没有区别。”

  与以往蛋液和挞皮分开包装的半成品葡挞不同,黄金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,是完整的葡挞,挞皮半包裹着蛋液,就像是一个做好的葡挞被快速冷冻了。

  “这样对制作有技术要求,但我们能做到加热起来更简单,口感不受影响。”黄金刚说。

  经过几十分钟的复烤,再端上来的牛角包和葡挞,外观上色泽金黄,外皮酥脆,葡挞的蛋液软滑香甜。“这太厉害了,难以想象,这跟澳门的葡挞也没有区别。”参与品尝的食客王先生感慨,无论是牛角包还是葡挞,口感不输任何一家现做的面包店。

  “你在澳门吃的葡挞,说不定也是我们家的。”黄金刚笑称,目前公司的货品的确有不少发往澳门。

  虽然食品加工厂和餐饮门店的经营思路天差地别,但核心又殊途同归。黄金刚将这其中的奥秘总结出四个环节,即好原料、好工艺、好设计、好渠道,“每一环都很重要”。

  这四个必要条件里,被他排在首位的,还是原料,或许是与28年的餐饮从业经验有关,或许是与顺德人这一美食之都的身份有关,黄金刚对预制菜的原材料选择非常苛刻,“我们绝不在原材料上省钱”。

  冻在冰箱里的猪肚鸡在灶台上加热至沸腾就可以享用。

  他坚信食客是吃得出好坏来的,于是红枣糕选用新疆红枣、西点黄油用了进口品牌、水煮鱼选自中山乌鱼、叉烧包用新鲜猪肉……

  这种对原材料的坚持,甚至演变成为企业的文化,同为公司创始人的樱桃也称,食物是有生命的,必须对此怀有敬畏之心,经过了无数道工艺而成形的食物,吃的人能感受到这份用心。

  “没错,我们家产品的复购率将近9成,有很多订单都是他们吃完我们的产品后,按照包装上的地址自己找过来的。”黄金刚说,这也是他们对自己产品的自信来源。

  “我们当初从500个产品里,精挑细选出100个做成预制菜。”黄金刚补充,那些烹饪过程相对复杂的、再加工后口感不受影响的菜品,成为他们的首选。

  从2020年的危机中实现转型后,2021年以来,黄金刚的食品加工厂几乎每个月都有利润增长,而与这一增长态势相同的,还有消费领域和资本领域对预制菜的青睐。

  据天猫数据显示,2021年“双11”期间,包括半成品菜、速食菜在内的预制菜销售火爆,成交额同比增长约2倍。自农历腊八以来,京东上“年夜饭”的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倍,预制菜成交额同比增长160%,其中1-2人小包装半成品菜成交额同比增长了3.5倍。

  与此同时,中商产业研究院推出的《2021中国预制菜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资研究报告》,更是将预制菜预测为今后又一个“万亿级”市场。报告认为,我国目前预制菜市场存量约为3000亿元。如果按照每年20%的复合增长速度估算,未来6-7年全国预制菜市场可以成长为万亿元规模的市场。长期来看,中国预制菜行业规模有望实现3万亿元以上。

  面对这样的风口,黄金刚颇为冷静,樱桃也十分谨慎。“如果选择未来的合作伙伴,我不会跟一心想着赚快钱的人合作。”樱桃说,事业发展过程中,选对人是非常重要的,她认为做事认真、对未来怀有梦想、想要一起干大事的人才是她理想中的合作伙伴。“一心想着赚钱,是赚不到钱的。”

  如今,与2020年那个艰难的春节相比,两年过去,冷库还是同样的冷库,但两年前那满满当当无处销售的菜品,如今只剩下没来得及加工的原材料。“年底太忙,哪怕有工人两班倒,16小时开着生产线,有些大单都没法接,很多预制菜也没货了。”黄金刚说。

  门口,预制菜已装满了一车,番禺的客户正在等着他……



上一篇:商场潜力足出产车间忙!美宁食物一季度产销两旺
下一篇:池州贵池区建立进口冷冻食物会集监管仓